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法学课后的教室内玩弄
法学课后的教室内玩弄

法学课后的教室内玩弄

这个上午,赵敏穿着 一件鹅黄色的衬衫和淡绿色的长裙,肩上披着粉红色毛线外套,正专心地上着以严厉闻名的王教授的法学概论。忽然,腰际的手机一阵晃动,赵敏连忙接了起来低声说道:「喂!……是……是你们! 不行,求求你们,饶了我吧!……可是……别人会知道的……喂?……喂? 」

  只见赵敏那原本娇艳美丽的脸庞忽然一片死白,嘴唇动了动,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忍了下来。她默默地将手机放进手提袋,四处望了望发现没有人注意她,站起身来走到教室最后面一排的长椅上坐了下来。

  她上身直立尽量不被人发现自己的异样,双手缓缓将长裙往上卷起,露出雪白健美,浑圆修长的大腿,用最快的速度把白色蕾丝小内裤给脱了下来,只见黝黑微卷的阴毛柔顺整齐地铺洒在平坦光滑无瑕的小腹,窗外的阳光温温暖暖的照在上面,赵敏可不敢享受这难得地日光浴,赶忙把长裙拉好,虽然只是一下子,她却紧张得双颊泛红,手心冒汗。 等了一会儿,她把双手伸进衬衫里,轻轻打开今天穿的前扣式胸罩,把肩带滑下,快速地将白色蕾丝胸罩从衬衫下摆抽出,隐隐约约可窥见衬衫后露出诱人双峰的轮廓和上头豆大的乳尖。

  赵敏紧紧将贴身衣物抓在手里揉成一团,站起身来从后门溜了出去。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,站着三个叫她恨之入骨的男人。 她快步走了过去,把手上的衣物交给为首的梁大鹏,红着脸,略带哽咽地说:「学长,你的要求我已经照办了,求求你,不要在这样羞辱我了!我真的受不了了!算我求你了,你是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?」

  梁大鹏嘿嘿地笑一笑:「贱人,妳是真胡涂还是假胡涂? 我们三人为什么会被别人叫败类?就是因为我们不按常理做事,凡事只问自己爽不爽。 现在,每个男同学心中的女神有机会任我们玩,你说我是不是该玩到爽了再说? 别啰唆了,这几天妳一定也很想念我们吧? 待会下课,妳留在教室里不要走,咱们好好玩玩。」 说完,把赵敏猛的一把拉到怀中,一双大手就这么攫住衬衫下无防备的丰满乳房,使劲揉捏起来。赵敏吓得一边挣扎一边哀求,却又不敢叫出声来,深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竟然任凭身后的男人,随意玩弄自己以以为傲的双峰。 幸好王教授的课没人敢溜出来,梁大鹏也不想事情闹开来,揉捏了一阵也就把她放开了。 三人离开之前再次提醒赵敏,如果她不听话的后果,随后便悠哉悠哉地往校门走去,只留下赵敏独自整理凌乱的上衣。

 整堂课赵敏都心绪不宁,总觉得跨下凉飕飕的,很没安全感,幸好今天是穿长裙,否则岂不是在同学面前春光外泄。敏感的乳头因为摩擦丝质衬衫而逐渐挺立,此时若有人仔细一瞧,一定会发现平时清纯圣洁,让人不敢侵犯的校花,竟然没穿内衣。幸好,教室里只有投影机微弱的灯光,再加上没人敢分心,赵敏就这么坐立难安地度过这堂课。

  下课后,同学渐渐散去,只剩下打扫的工友陈伯和赵敏还在教室里。陈伯完成了工作后,奇怪地问赵敏:「这位同学,妳还不回去吗?我要关门了。

  赵敏怯怯不安地说:「陈伯,不好意思! 我还想在这思考一下刚刚教授说的观点,待会而我再帮你关门,好吗?」

  陈伯想了想,答应了赵敏,便往门外走去。 赵敏松了口气,静静地等待接下来的恶梦。可是她却没注意到,陈伯并没有走出大楼,而是悄悄躲在机房里,从窗户的小缝偷看着比家里那个黄脸婆漂亮千百倍、出名的校花。随身还带着刚买的数字相机,想帮梦中的完美对象拍几张照片,在家可以看着她打手枪。

  过了不久,走廊传来梁大鹏和宋廉两人嘻嘻哈哈的谈笑声。赵敏紧张地不知该把双手往那摆,头低低的看着桌上那本法学概论,直冒冷汗。 终于三人走进教室,见到空无一人只有无助的赵敏依照约定坐在座位上,梁大鹏满意的淫笑一声,随手将厚重的铁门关上。

  梁大鹏走近赵敏,一把扯住她的长发,将她拖到神圣的讲台上。强迫赵敏高举双手,一边说道:「贱人,既然妳留下来就应该知道没配合我们的下场。现在我要在这儿脱掉妳的衣服,玩妳的身体,妳尽量害羞没关系,但是妳如果敢把手放下来,下场妳可是知道的,听清楚了吗?」

  赵敏低声啜泣,无奈地点点头。于是梁大鹏伸出双手一颗一颗把乳黄色衬衫的钮扣解了开来。随着钮扣完全打开,雪白娇嫩、吹弹可破的肌肤和丰满尖挺的双峰逐渐显露出来。当最后一颗扣子打开,梁大鹏抓住衬衫内缘,双手向外一开。只见赵敏34C柔软却又尖挺的乳房一下子蹦了出来,白皙粉嫩的胸肌,就这么毫无遮掩的展露在三个男人和陈伯的眼前。

  三人虽然已经见过赵敏的乳房不知多少次,也揉过、搓过、吸吮过,但是还是被她美好的胸型和姣好的面容所震摄。何况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有此眼福的陈伯,他足足楞了半分钟有余,吞了吞口水,把相机拿起开始捕捉这难得的镜头。 赵敏虽然不是第一次光着上半身被他们三个男人视奸,但是这是在刚刚还人声鼎沸的课堂上,这种羞耻和罪恶感,让她格外觉得不堪。双手想遮住自己裸露的酥胸,却又害怕梁大鹏威胁的话成真,只好把眼睛闭上开始承受接下来的羞辱。

  梁大鹏眼看赵敏不敢放下双手,任由自己宝贵私密的双乳裸露,满意地笑了笑,他知道赵敏逐渐放弃抵抗的念头,这对于将来的调教是大有助益。 他缓步走到赵敏身后,双手从赵敏腋下往前伸出,掌心朝上将她丰满滑腻的乳方轻轻扥住,开始搓揉起来。只见一双玉乳在梁大鹏掌中不断变换着形状,已经微突的敏感乳尖,被梁大鹏的指头夹住不断揉捻着。10.
  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丰盈美乳,就这么被男人在手中搓揉,捏弄,尤其是在众目睽睽神圣的课堂上,无尽的羞耻感混杂着乳尖传来的阵阵快感,让保守的赵敏忍不住哼了出来:「喔……啊……不,不要……求求你! 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

  梁大鹏一边揉捏一边对宋廉二人淫笑道;「这妞儿不愧是T大有史以来最美丽的校花,这对奶子摸起来光滑柔软,却又不失弹性,手感真是叫人爱不释手。老子揉过这么多奶,就属她的揉起来最爽。你们也别闲着,一起来享受享受。」

  宋廉早已哈的要死,赶紧冲上讲台,连震拼命伸出舌头,从赵若云的红嫩双唇往嘴里钻,吸吮着她甜美香醇的舌头。宋理干蹲了下来,把绿色长裙往上掀起,整个头钻进裙底,沿着结实光滑的美腿慢慢舔向空无一缕的大腿根部。 终于,赵敏神秘的私处被一条粗糙湿滑的舌头舔了上去。柔软的阴唇不断被来回舔舐吸吮,阴道口也不断渗出汁液,赵敏忍不住腿软往下一坐,正好跨坐在宋理干肩上,小穴正对着疯狂蹂躏她阴部逞口舌之欲的嘴,就好像是赵敏主动把自己最私密的下体凑到宋理干嘴边,任他吸舔。

  宋理干伸出双手扶着赵若云的臀部,用力搓揉起来,一边用自己的舌头玩弄已经湿糊糊的大小阴唇,偶而还把舌头插进温暖微酸的小穴,搅动一翻。 讲台上的赵敏,看不到平日清新脱俗,圣洁不可亵玩的模样,取而代之的是高举双手靠在男人身上任人揉捏玩弄自己双乳、跨坐在男人肩上淫秽地把小穴在男人嘴巴摩擦的淫荡。

  赵敏不断哼着,哭喊着,绝世的姿容虽因被蹂躏而扭曲,在淫乱的气氛下却更显得别有一翻凄美。 二十多分钟过去,赵敏已经分不清是哭还是笑,全身不住痉挛,双颊火红地发烫,媚眼如丝,娇喘不已。原本粉红娇嫩的下体在宋理干尽情玩弄之下,已经被狂泄而出得淫水弄得湿湿糊糊,肿胀充血。

  机房里偷窥的陈伯,更是喘吁吁地一手拍照,一手死命搓着自己的肉棒,彷佛现在正在玩弄校花赵若云的是他自己。虽然不明白人人爱慕、清纯美丽的大一女学生赵敏,为什么要这么坐贱自己,但是有机会一窥梦中情人裸露的身体,丰满的乳房和令人遐思的下体,他已经顾不得去思考要不要为赵敏解围了。

  梁大鹏终于把赵敏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,顺手一推把赵敏摆成像母狗一样的姿势,双手扶着她光滑的美臀,肉棒猛的插进全校男生只能梦想的赵若云的阴道。巨大黝黑到发亮的龟头,破釜沉舟地撑开柔软的小阴唇,半根肉棒就这么没入温暖湿润却又紧凑的阴道。

  梁大鹏忍不住爽得闷哼一声,接着不顾赵若云的感受,就是一轮数百下的猛烈活塞运动。赵敏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奸淫,却始终无法适应梁大鹏那异于常人的粗大阴茎。她只觉得下体像要被撕裂一般,眼泪马上滴了下来。刚想放声大叫,一根又腥又臭的肉棒随即插入她微张的樱桃小口,她就这么被一前一后猛力抽插起来。整头乌黑如云的秀发,随着身体承受肉棒的冲击而摇摆。白皙柔软的丰满双乳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而下垂摇晃。

  渐渐地,赵敏觉得下体得疼痛渐渐被充实感所取代,阴道深处总觉得越来越痒。梁大鹏巨大肉棒的每一次猛力撞击,都让那股搔痒感暂时减轻,但是当肉棒往外抽出时,一股空虚搔痒的难耐确又叫她隐隐期待下一次的插入。

  赵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她只觉得自己不再是一张白纸,不再是父母弟妹和男友眼中清清纯纯,美丽可人的女孩了。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像梁大鹏说的一般下贱。因为自己屈辱地像母狗一样趴在讲台上,任由两个男人分别干着自己嘴巴和下体,确又无法克制地产生一波一波的高潮,这要是被别人知道,有谁会相信自己是被迫的
  赵敏就这么被三人轮流侵犯,不断被强迫摆出让她羞耻的淫秽姿势,在教室里每一个角落,任由三人玩弄她原本圣洁的肉体。地上、桌上四处可见三人在赵敏身上发泄后从阴道流出的精液,终于在连续两个小时狂风暴雨般的奸淫之后,梁大鹏和宋廉二人终于也疲倦的坐在地上抽起烟来。赵敏则默默的用舌头舔着三人垂软的肉棒,一口一口把混合了精液和自己分泌淫水的秽物收拾干净。梁大鹏伸出手来轻轻抚摸赵敏柔顺的头发,叹口气笑道:「林万强那小子可真衰啊!自己的女朋友被我们这样玩到爽,还一直沾沾自喜以为得到天上掉下来的宝物,逢人就吹嘘他和妳已经进展到接吻的地步。 哈,想想还真有点过意 不去,妳记得下次和他接吻要把咱们射到妳嘴里的精液洗干净,否则那天他抱怨妳嘴巴有腥味,妳可就不好交代啦! 呵……呵呵! 对了,别这么残忍,偶而也把奶子给他揉揉,虽然我们已经摸到不想摸,可对他一定又会高兴好几天,妳说好不好? 」赵敏闷不吭声,继续低头清理连震的肉棒,只是隐约可见她眼角忍不住滑落的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