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快感快感
快感快感

快感快感



  吃完晚饭后,姐姐赶紧的回房间换了衣服看了看脱下的裙子,令自己大吃一
惊,早已湿了一块了,想到刚才秦树怪异的眼神也难怪了,而小西的行为也有些
不寻常,都顿时明白了,收拾好了衣服,漫不经心的回到客厅看起了电视,看着
小西看电视被逗的傻样,自己也觉得搞笑。

  就在刚刚姐姐换衣服的同时,厨房里妈妈和秦树正瞒着我们……

  「嗯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」秦树摸着妈妈的大腿,在光滑的肌肤上上下游曳,
渐渐将手探进了妈妈的灰色短裙,妈妈面色红润,用手抓住了秦树的手臂。

  秦树轻轻地说:「我就摸一下。」秦树挣开了妈妈的手。

  妈妈的声音非常细,「不要……」

  「碗都快掉了……」,秦树翘着嘴角笑着说。

  妈妈慌忙地拿稳,秦树趁机把手覆盖在了妈妈的美臀上,隔着内裤来回抚摸
着。

  「嗯……小西还在外面。」臀部上的灼热让妈妈发出轻微的鼻音,想起儿子
还在外面,妈妈担惊受怕,浑身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,怕被发现又怕挣紮起来被
儿子听到,最后只是摇着美臀表达着不满。翘着的美臀左右摇晃,秦树心中得意,
来回摸了几下,慢慢移至大腿根部,发现蜜穴已经湿了,「难道小西不在外面我
就不可以干你了吗?」秦树笑着说。

  「不是的……嗯……轻点……」妈妈别扭着身体。

  秦树熟练的把套裙卷到了腰间,同时另一只手把妈妈的美乳从睡裙里抓了出
来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妈妈摇着头,一只手往后推着秦树。

  手掌慢慢覆盖上了妈妈的美乳,随着秦树用力又有技巧的揉捏,妈妈发出
「嗯嗯」地低吟声,悦耳动听,让秦树手下的力道又多了一分。熟悉的感觉又一
次向全身蔓延,随着那一只手的抚摸又或者说是蹂躏,妈妈全身越来越软。一股
温热的气息忽然接近,秦树竟然朝妈妈的嘴唇吻了过来,感觉到了的妈妈睁开了
眼,看着近在咫尺的秦树,妈妈微微地挣紮着,秦树看到这样就将自己早已硬得
不行的大鸡巴顶向妈妈的阴唇,只进了一点点就足以让妈妈欲仙欲死了。秦树把
妈妈的衣服往下拉,妈妈的一对美乳从里面跳了出来,秦树毫不犹豫地跟着把乳
罩往上推,露出了一对丰满娇挺的美乳。

  上下夹击下,妈妈忍不住「嗯」了一声。秦树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,秦树的
舌头长驱直入,追寻着妈妈的小舌。当美乳和小穴都得到快感之后,柔软的舌头

不由之主地和入侵者纠缠在一起。什么都忘了吧,只有眼前的快感是最真是的。
妈妈忘情地伸出了舌头,任由秦树挑逗、吸吮,交换着唾液。

  秦树手上的动作都放慢了下来,专心激吻着妈妈,仿佛要把妈妈的魂儿吸出
来。

  经过一阵长吻,秦树停了下来,看着微微娇喘,眼神迷离的妈妈,说:「老
婆,你今晚真迷人!」

  随着肉棒的摩擦和乳房带来的快感,妈妈早已被干的欲火焚身了。「嗯……
我想要……」妈妈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。

  「叫老公,要大大的鸡巴。」秦树淫荡的说着。

  「老……公,我……想要你的……大……大鸡巴,快给……我」妈妈较滴地
说着。

  「好老婆,自己拿着鸡巴插进去。」说着秦树挺前了身体。

  妈妈慢慢的听话地把充血的肉棒插进自己蜜处,一根完全没入了。

  「啊……」妈妈用手捂着嘴发出一声颤音,生怕被我们听到。

  插了一会,秦树伏在了妈妈的背上,双手再度袭向了妈妈的乳尖,妈妈感受
到了那舒服的沖击,发出兴奋的颤音,妈妈那被大肉棒沖击而略显痛苦的脸变得
微微迷醉。

  「啊……」秦树的大肉棒又一次插进了最深处,一道灼热的火焰在蜜穴内扩
张,熊熊地燃烧着、蔓延着。

  「嗯……」胸前的美乳再次被秦树粗糙的双手捏成各种形状。不能不承认,
秦树给这具身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。妈妈也不得不承认,她已经被自己的外
甥玩弄得不可自拔。

  而秦树感受到蜜穴的嫩肉,紧密地裹着他的大肉棒,每抽插一下都有着强烈
的刺激和快感。秦树强忍着一口气,又在妈妈体内抽插了一百多下。从蜜穴里流
出来的淫水把下面的地板打湿了一大块。

  「啪啪啪……」整个厨房充满着淫荡的气息,妈妈被插得已经深深陷入了情
欲之中,被前所未有的快乐笼罩着,妈妈顺从地说着淫话:「老公……啊……快
插……我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老公在干什么?」

  「老公在干我……插我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什么在操你?」

  「嗯……你的……啊……你的……大肉棒……」

  意识早已经被情欲包裹起来,只有大肉棒,意识里只剩下了还在蜜穴内不断
抽插操干的大肉棒。

  秦树也意识到在厨房里不宜久留,赶快了事就好,也快到了最后的极限。秦
树把大肉棒抽了出来,由於之前太过猛烈,性器分离的那一刹那,发出「啵」地
一声。

  妈妈「啊」了一声,眼神迷离地看着秦树,似乎很不解。

  秦树再次让妈妈趴在厨桌上,相对而言,秦树更喜欢用后入式,因为这样更
有征服的快感!

  秦树的肉棒再次插入妈妈体内,妈妈也就静静地趴在了厨桌上,上身尽量压
低,乳房贴在了厨桌上好让大屁股高高的撅起。

  秦树开始最后的沖刺,疯狂地抽插着,妈妈的屁股也开始扭动了。由於干得
太猛,好几次秦树的大肉棒从蜜穴里滑了出来。

  秦树感受到龟头阵阵酥麻,知道自己快要射了,就在秦树还以为能继续操干
几分钟的时候,妈妈却是先高潮了,从子宫深处喷射而出的阴精浇在秦树的龟头
上。强烈的快感让秦树感觉像是飞了天。再也把持不住,一股浓精从马眼激射而
出!秦树死死地顶住了妈妈的蜜穴,精液一波一波地射在了阴道深处。

 【完】